021-52688862
Marketing@plaschain.com
特急文件:国家针对熔喷布价格展开专项调查
时间:2020.03.11
责任编辑:苏秦
浏览:112

  疫情期间,口罩是重要防护装备,成为一线医护、企业复工、民众出行的必备品,市场需求量暴增。全国口罩新增产能“翻番式”快速增加,核心原材料熔喷布随之供应紧缺。

  口罩核心原材料究竟有多稀缺?熔喷布价格暴涨根源是什么?口罩生产线大量投产,为什么厂商不借机扩大熔喷布产能?什么时候能够缓解口罩原材料供应紧张?

  紧急的通知

  3月5日,国家“市管总”办公厅下发红头文件,针对开展熔喷布价格专项调查的特急通知,内容如下:

1583995927768500.jpg

1583995927588143.jpg

1583995927174692.jpg

  “疯狂”的熔喷布

  熔喷布货源紧缺,价格快速上涨,形成十分强势的卖方市场。

  “除了熔喷布,其他的都好说。”在某口罩货源共享交流群里,一位生产商这样表示。

  该群里汇集了百余位口罩产业上下游的相关厂家,他们会在群里交流与口罩相关的信息。耳带、鼻梁条等物资的价格虽也在上涨,但货源并不紧缺。唯独熔喷布,形成十分强势的卖方市场。

  “最近询价熔喷布,报价至少20万元/吨以上,三四十万也不稀奇。而两周前,我们采购的还是8万元/吨,最高的也就12万元/吨。”转产口罩等防疫物资的一家山东服装企业最近“求料无门”,公司负责人丁燕说,熔喷布价格快速上涨让人猝不及防。

  熔喷布是为口罩带来病毒过滤作用的关键材料,堪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医用外科口罩一般采用多层结构,简称为SMS结构:内外侧为单层纺粘层(S),中间为单层或多层的熔喷层(M),熔喷布就是熔喷层的最佳材料。

  没有熔喷布,就只能“让机器等布”。青岛海诺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拥有两条医用外科口罩生产线和一条民用口罩生产线,他们曾向当地政府反映,因为原材料紧缺,拿不到货,部分生产线只好停产。

  “符合医用标准的熔喷布现在有钱都买不到,”盛达医用卫生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其库存的熔喷布只能用到3月初,公司现有一条口罩生产线,3月初将有两条新线到厂,届时每日的熔喷布需求量将由目前的80到90公斤增至200公斤左右,如采购不到熔喷布,新线将难以投产。目前该公司已将需求信息上报给政府部门,希望能在近期解决医用熔喷布缺口问题。

  蜂拥的需求

  在熔喷布需求端,口罩新增产能数量较大,部分厂商四处求料,抬高布价。

  据国家发改委介绍,当前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110%,截至2月29日,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目前,除西藏外的30个省区市都陆续新上了口罩生产线,同时还不断有新的口罩生产线将要投产。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负责人表示,未来,熔喷布的市场需求还将进一步加大。

  为缓解口罩紧缺状况,非口罩生产企业转为口罩生产企业成为一条重要途径。目前,多地政府已经开辟绿色通道加快审批,鼓励产业链相关企业转产应急。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为标准,仅自1月1日至2月7日,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

  在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2月21日上线的“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生产工序对接专区”,多数企业都在寻求熔喷布供应。

  近期反映布价疯涨现象的主要以中小口罩厂和刚转产而来的新口罩厂为主。山东省工信厅有关负责人说,口罩价格高企,生产口罩有利可图,再加上地方政府主动要求,很多企业转产口罩,原料需求量大增,供应不过来。

  为了保障医护一线防疫物资供应,国家和地方工信部门制定了一批物资重点保障企业,这些口罩厂、布厂的生产由政府监控、销售由政府调度,价格上涨幅度相对可控。但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大量涌现的口罩厂,没有稳定的供货商,只能到处寻找原料,不惜追高买料。

  躁动的货源

  在熔喷布供给端,有小厂坐地起价;在熔喷布流通端,还有中间商借机赚差价。

1583995928766228.jpg

  据悉,从1月27日接到工信部通知后他们就一直加班,全部10条生产线24小时满负荷生产。山东俊富生产的熔喷布日产量约13吨,占全国1/10,根据国家和有关部门调度,主要供给湖北和山东的下游企业。

  国内能够生产熔喷布的大型厂家并不多,该行业此前长期缺少关注,呈现不温不火的态势,行业整体呈现出小而散的局面。目前,国内的熔喷布产能主要分布在山东、广东、浙江、江苏等少数省市。

  在熔喷布供给端,大型布厂受政府调控涨价幅度不大,但也有小厂坐地起价。

  “熔喷布平时价格大约是2万元/吨,现在我们的价格是10万元/吨,由于我们压价,本地小布厂不敢提价,但是一些缺乏龙头企业的外省地区,小布厂互相抬价,价格都在20万元/吨以上。很多小口罩厂想用我们的料,托当地政府协调,我一天接二三百个电话。”山东俊富总经理黄文胜说。

  湖北仙桃一位口罩厂负责人表示,目前仙桃当地的熔喷布价格约为20万元/吨,而疫情发生之前的价格则在2.2万元/吨左右;江苏南通熔喷布厂商方面称,为使口罩生产线能够正常运转,有口罩厂开出高价抢购熔喷布。

  不少没有纳入口罩原料保供名录的小布厂抬价现象严重。山东一家口罩厂商负责人林友强说,平时有稳定客户的熔喷布企业,要维持客户关系不能肆意涨价;一批没有稳定合作伙伴、以往经营不善的企业恶意抬价,想借此挣一笔快钱。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熔喷布供应商在市场上表现得相当“强势”,不但发货少开发票或不开发票,而且要求下游工厂用“硬通货”口罩折价抵款,并且还要另加现金。

  在熔喷布流通端,还有中间商借机赚差价。

  在一些口罩原材料资源对接微信群里,有中间商任意开高价的现象。“他们张口就开出每吨三五十万的高价,利用我们缺乏货源着急生产的心理,经常说‘要的话抓紧转账,你不要有的是人拿货’,营造‘秒涨秒杀’的紧张感。”

  山东一地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说,很多人囤货倒货,倒手时大幅加价,很多熔喷布停留在仓库和流通环节,坐等涨价,供需不能较好匹配。

  可观的利润

  口罩利润惊人,是口罩厂愿意高价购买熔喷布的重要原因。

  一位业内人士算了一笔成本账:1吨熔喷布可以做100万只医疗外科口罩。如果熔喷布卖20万/吨,布价在一只口罩的成本里只占0.2元。现在政府从山东调拨口罩的价格是每只约1.5元,另外补贴0.2元;北京每只约4元,上海、湖北每只约3元。虽然近期物流、人工、熔喷聚丙烯等成本都翻番了,但同样在口罩售价中占比很小。

  另一方面,口罩采购需求大量增加,一些着急复工的企业并不在意原料价格,更推高了口罩价格。“最近迎来了全国企业复工潮,国家要求企业要为职工配发口罩等防护用品,如果每家企业每位职工一天用一个口罩,这就是个天文数字。”林友强说。

  按照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国内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合计就业人口高达5.33亿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至少每天需要5.33亿只口罩。对比目前的日产能,口罩缺口巨大,利润空间可想而知!

  哄抬熔喷布价格违法行为典型案件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市场监管总局持续加大对防疫用品、民生用品等重要商品的价格监管力度,维护市场价格秩序。近期,口罩生产核心原料熔喷布价格出现一定异常波动,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市场监管总局第一时间部署开展熔喷布价格专项调查,3月5日派出检查组直接赴有关地方,联合公安部门,对扰乱熔喷布市场价格秩序的违法行为开展检查。现公布一批目前已查处的哄抬熔喷布价格典型案件。

  一、3月6日,市场监管总局对东莞市大成过滤材料有限公司进行检查。经查,疫情发生前当地熔喷布市场价格在每吨2万元左右,当事人在上游原材料价格未明显上涨情况下,2月底至3月初生产熔喷布5.5吨,将价格大幅抬高至每吨18万元向中间商饶某销售。当事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已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二、3月6日,市场监管总局对自然人饶某(即上一案件中间商)销售熔喷布的行为进行检查。经查,当事人在2月底至3月初以每吨18万元的价格购入熔喷布后,以每吨30万元的价格向深圳市缤纷时尚运动用品有限公司销售2.5吨、向江西安普康实业有限责任公司销售1吨,以每吨35万元的价格向江西省蓝康实业有限公司和江西鹰潭公司分别销售1吨。当事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已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三、3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对深圳市缤纷时尚运动用品有限公司进行检查。经查,当事人3月初以每吨30万元的价格从中间商饶某处购入熔喷布2.5吨,将其中2吨以每吨45万元的价格销售给深圳市百力和纺织品有限公司。当事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已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四、3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对深圳市恒艺数码印花有限公司进行检查。经查,当事人2月15日按期货方式以每吨9万元的价格购进一批进口熔喷复合无纺布(熔喷布BFE95),以每吨16.5万元的价格向安远县城投贸易有限公司销售4吨,以每吨17万元的价格向佛山市乐康防护用品有限公司销售2吨,以每吨26万元的价格向深圳环能石墨烯科技有限公司销售1吨。当事人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已依法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五、3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对东莞市得米纳米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检查。经查,当事人以每吨10万元的价格从深圳市恒艺数码印花有限公司购入15吨进口熔喷复合无纺布(熔喷布BFE95),并约定双方平均分配加价倒卖所得利润。当事人以20万元/吨的价格分别向东莞市佳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销售2吨、向东莞市优丝纺织品有限公司销售5吨、向巨一集团有限公司销售2吨、向滁州富洁卫生材料有限公司销售4吨、向杭州康泽亿科技有限公司销售2吨。当事人和深圳市恒艺数码印花有限公司涉嫌构成哄抬价格的违法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已依法对其立案调查。

  当前处于疫情防控关键阶段,倒卖疫情防控物资属于严重犯罪行为,市场监管总局密切关注防疫用品生产领域价格情况,继续开展专项行动打击哄抬熔喷布价格违法行为,对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20共混智造群.jpg

  链塑网建有共混行业交流群,欢迎产业链上下游朋友入群探讨交流,您可以扫描以上二维码申请加入,期待您的到来~

文章来源:互联网
欢迎您投稿至:wei.liu@plaschain.com
相关资讯
Relevant information